浮针医学官网
前进中的浮针
前进中的浮针
当前位置: 首页 >详情
符仲华在2020深圳年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2020-12-14 15:05:58 点击次数:511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浮针人,

 

这次年会让我想到很多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因为我的老家人,原第一军医大学的老领导、老朋友张永胜、林勇胜、奚林明、黄泳在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的带领下来了。一个人的成绩最希望家人肯定,否则,锦衣夜行,没劲啊。谢谢这些组团捧场的家人。

 

谢谢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黄龙祥老师,黄老师在针灸文献理论的贡献上一定前无古人,也可能后无来者的,感谢黄龙祥老师百忙之中来到年会。

 

在这里还要感谢对浮针在深圳落脚做出巨大贡献的深圳中西医结合医院朱美玲院长,谢谢对浮针感兴趣的深圳宝安中医院幸思忠院长的大驾光临。

 

辛苦大家了,各位浮针人。

谢谢大家从各地克服重重困难来到深圳。新疆的王江雨,12月1日早上10:00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克服重重困难,先开两天的车到乌鲁木齐,航班还取消,辗转火车,旅游也耽搁了。行程四整天,非常辛苦,非常坚韧。白玛,刚刚结婚十天,仍从遥远的香格里拉来参加年会。孙艳,从黑龙江的零下20°七台河辗转来到零上20°的南国。

特别谢谢你们。

 

为何要特别感谢大家,是因为这次年会不容易,主要有两个方面的不容易。

 

第一个不容易是这个年份。2020,因为疫情,这个年份变得与众不同。非常奇特而重要的一年,如同1949年之于中国。今年将会是中国乃至世界的一个分水岭。

疫情,影响了所有的浮针人的生活工作,甚至能不能开年会都成了疑问。大家知道,我们每年都是十月的最后一个周末开年会。今年五六月份,主办者孙健教授和我们大家开会,讨论是否还开?如何开?有的人说开,有的人担心不能开,有的人说网络开会,什么样的意见都有。讨论到最后,大家都觉得年会是一种生产力,是一种嘉年华。必须克服困难,线下开。所以才有了今年的大家相会。不开年会,就感觉好像这一年没过。即使困难,我们依旧要过节,过年,过这个浮针节,兄弟姐妹们在一起,谈天说地,切磋技艺,畅想未来。遗憾的是,境外的大多数浮针人都不能亲自到场热闹一番,甚为可惜。屈指一数不是全军覆没,新加坡的刘洋、澳门的卢得健提前筹谋、克服种种困难来了。谢谢你们,让我们有大家庭团聚的感觉。

 

第二个不容易是举办地:深圳。去年北京年会,因为孙健教授申请,我们准备把今年年会放在广东省中医院的,许能贵校长说不妨放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开,我们备感荣幸、甚是开心,因为大家可以在著名的广州中医药大学参观、学习。不料,计划不如变化快,原本的计划被疫情冲得支离破碎。我们只能临时改变方案选择在深圳。或许冥冥之中,老天要我们来深圳。

 

因为深圳,实在是个很特殊的城市。朝气蓬勃、拓荒进取、团结向上……全国人民羡慕这座城市,深圳人深爱自己的城市。我到过深圳很多次,依旧不很熟悉这座城,但让我印象非常深的是,只要在深圳居住一段时间,有人问你是什么地方人,大家都自豪地说是“深圳人”。这在其他城市很难见到。在北京,问哪里人,很多人说山东人、河北人。这种称呼上的差别表面是一种习惯,侧面反映了深圳的包容性。深圳人年轻、有朝气、团结,爱自己的城市。年轻、有朝气、团结、爱自己的团队,这些美好的词汇是否也可以用在浮针人身上?世界中联有个朋友,说我们浮针人很怪,居然说自己是浮针人。说自己是浮针人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些许骄傲。对于我们来说,浮针人是个标签,也蕴含自豪。因此,我们浮针人与深圳同气相求。谢谢老天爷让我们来到深圳,感受与自己频率相似的城市。

 

来到深圳,不仅因为我们和深圳同气相求,还因为这里有深圳北大医院的刘建新,有来自深圳宝安医院的陈柏书、张清松、周凌云,龙岗中心医院的王晓峰,还有陈俊泽,张殿全、邹宏伟等等,这里有我们自己人,谢谢深圳浮针人,辛苦了。

 

深圳人来自全国各地,带来各自的传统,来到深圳,他们又建立了新的传统,新的文化氛围。

我们浮针守正融新,来自传统,来自传统文化,又融入基础医学。浮针人来自五湖四海,来自世界各地,我们也需要建立自己的传统、自己的文化。一个团队、一群人,能否长相伴,能否共成长,能否在这个群体里得到安全感,得到成就感,关键的并非技术,并非人数,并非金钱,而是价值观。我们必须坚守诚朴勤仁的价值观,我们可以小,可以弱,可以不被人认可,可以被人鄙视,但我们不可以迷失自己的理想,不可以丧失自己的价值观。因为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很大:

 

把传统引向当代,把当代引向未来

 

我们有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我们流淌着秦汉唐宋的血液,我们基因里有炎黄大帝、有中庸宽恕、有天人相应、有阴阳五行,正因为如此,我们的文明五千年不断,直到今天,我们依旧雄据东方。我们骄傲,我们自豪。不过,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医学进步也日新月异,如果我们仅仅停留在以往的辉煌,不能面对隔壁邻居的不断进步,天天害怕或者嘲笑隔壁的进步,我们就会没有前途。浮针是个小东西,是针灸界的一个小小角色,但因为他的卓越效果,对其适应症,有着西医难以企及的效果,难以企及的安全性,难以企及的可重复性,以及每个医生都能理解的理论,浮针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把传统引向了当代。这是我们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没有想到老天会这么厚待针灸人,厚待中国人。

 

有了浮针这把钥匙,我们得到了很多知识,弄懂了很多以前不懂的东西,揭示了很多医学误区,知道了我们中医人不仅能够干得好,也基本能讲得清。如果现在仅仅满足于眼前的日子,满足于小富即安,满足于中医领域的小小心得,我们有点对不起老天的垂青,对不起老天的照顾。我们必须立足中医,着眼整个医学。很明显,现代医学有很多很多的不足,很多很多技术不够,理论错漏,我们需要把来自于中国传统智慧的浮针,以及由此发现的人体奥秘,将中西医汇通起来,创立与时俱进的中医,不仅仅推动中医的发展,也推动西医的发展。

 

中西医汇通,我们的先人们在150年前就已经努力了。学过医史的都知道这些名字:唐容川、张锡纯、承淡安。先辈们试图把中药、西药汇通起来,试图把中医经络脏腑与解剖汇通起来,这些汇通都给后辈们留下了宝贵财富和经验教训,也留下了镇肝熄风汤这样的名方,不过,这些汇通似乎在理论上都没有质的突破。

 

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医堂出诊过程中,与吴凤芝、甘秀伦、韩琳等老师讨论,今年我们发表了气血新论,迄今为止学界还很少有人注意,但我们在理论上确实做出了以我目前的水平能够达到的最佳汇通:把古今汇通了,把中医、西医汇通了,把中医外治法和内治法汇通了。

 

这些年来,浮针人一直努力做一件事:把传统引向当代,把古今汇通。

 

患肌、气血新论不仅仅属于中医,也是现代医学的一部分,我们今后要努力做另外一件事:把当代引向未来。

 

现代医学为人类的健康立下了汗马功劳,大大延长了人类的寿命,但对大量的患肌引发的病症,例如,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哮喘、漏尿、功能性子宫出血等等,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临床治法,都有极大的提升空间。

 

时代的发展日新月异,医学的进步时不我待,谁能开创新理论、发现新技能,谁就有可能引导未来。

 

我相信,我们中医人有智慧、有能力、有干劲、有东风可凭借,一定会做到的:中医必须对现代医学发展和人类健康贡献智慧。把西医引向中医,当代引向未来。

为什么这么有信心?我们拥有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国家越来越重视中医药。地利,当今中国,是漫长历史中最有信心的中国,是最重视健康的中国。人和,中国人已经达到了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安定富足。

 

在这个美好的年代,这个不断进步的国度,我们没有理由不乘势而上,在新时代中西汇通,把传统引向当代,把当代引向未来。

 

学习深圳这个时代的弄潮儿。

 

浮针人,努力!中医要加油!

 

谢谢大家。




【发布人:FSN 来自:浮针医学】

浮针医学官网